求婚被拒,同居26年却不领证:他们居然还是模范夫妻?

栏目分类
产品展示
产品中心
产品展示
你的位置:北京中锎普瑞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> 产品展示 > 求婚被拒,同居26年却不领证:他们居然还是模范夫妻?
求婚被拒,同居26年却不领证:他们居然还是模范夫妻?
发布日期:2022-08-23 05:04    点击次数:108

01

1990年,金马奖颁奖典礼上,一个个入围片段正在放映,揭晓答案的手卡徐徐展开,紧张氛围拉满。

“获得最佳女配角的是——”

她几欲离座起身。

“恭喜张曼玉!”

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,她眼里的光黯淡下来,再与张曼玉角逐金像时,她不再怀抱期待。

但这一次,反而捧回了两个大奖:金像奖最佳女配角和金像奖最佳新人。

她的作品,她的名字,响彻全场——“《庙街皇后》,恭喜刘玉翠!”

颁奖晚会群星璀璨,华服夜宴。

她着一身白衣,大眼灵气盈盈,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,满是少年意气。

很少有人像她一样,首部作品就得到双重奖项,出道即巅峰,前途一片光明。

按照常规剧情发展,她会是未来的银幕之星、报纸版面的常客。

但是,生活偏偏丢给她一个烂剧本,让她本应绚烂的影视梦,变成一出黑白默剧。

02

观众认识刘玉翠,大多源于两个角色,一个是阿紫。

金庸的如椽巨笔,从不吝啬对俏佳人的赞美:“紫衣少女,身材婀娜,雪白的瓜子脸蛋”、“秀眉星目,纤弱秀美”。

从长相来看,刘玉翠大抵是不符合的,脸型圆而平,嘴唇厚而大。因此,常被称为“最丑版阿紫”。

好在,她用精湛的演技,弥补了颜值的缺陷。

《天龙八部》中,有这么一个片段,萧峰失手打死阿朱后,悲痛欲绝,阿紫躲在树后看他。

几分心疼,几分爱慕,正好对应了阿紫当时的心境:

“在那小桥边的大雷雨之夜,我见到你打死我姊姊,哭得这么伤心,我心中就非常非常喜欢你。”

刘玉翠的细腻处理,让邪气逼人的阿紫,展露出了为数不多的真。

而另一个经典角色,自然是建宁公主。

建宁和阿紫一样,不讨喜又难演,她不懂,公司高层为何总把这种角色给她。

虽然心里抵触,但最终还是选择服从:“那时我不懂得拒绝,完全不会说‘不’,给我的角色好好演,从不主动争取。”

来源:新京报

为了演好这个角色,她熟读《鹿鼎记》,从中找到建宁的人物特质——疯。

在古灵精怪与刁蛮泼辣之间,游走的疯。

人设虽差,但在她的诠释下,观众始终恨不起来,时至今日,刘玉翠版的建宁,仍是毫无争议的经典演绎,后来者难以望其项背。

出众演技傍身,出圈角色加持,刘玉翠却始终陷于一个困境——戏红人不红。

路人见她,第一反应是:“你是那个阿紫!”

屏幕光影前,她活泼灵动,元气满满,但被黑暗笼罩的另一面,是绵延不尽的阴影。

03

很多演员穷极一生,都在追求两件事:主流奖项,代表作品。

刘玉翠入行不到十年,便尽数完成。

可对于一个有天赋、有追求的演员来说,这还远远不够。

她虽有代表作,但大多都是配角,她一直向往王语嫣那样的角色。

美丽端庄的,仙气飘飘的。

可现实是,只有人设差的、扮丑搞怪的,才会落到她头上。

比如《封神榜》里的邓婵玉。

比如《西游记Ⅱ》里的蜘蛛精。

那时,与她合作过的陈浩民、张卫健,都当上了主角,红透半边天。

而她只能在怪圈里做困兽之斗:“我还在当配角?所有人都还在叫我阿紫,无论怎么拼命都没法大红大紫,我就只有‘紫’而已。”

2004年,在公司的要求下,刘玉翠接下《皆大欢喜》。

拍摄这部戏, 中山市地图难度小而报酬多,美中不足的是:戏份太少,人设平凡。

刘玉翠苦于没有发挥空间,因此一直郁郁寡欢。

曾经,她没做准备,刚刚出道就斩获大奖;如今,她倾尽全力,怎么却沦为陪衬绿叶?

再回顾那段岁月时,她形容自己“每天就像心掉在地上”。

凌晨两点,她勉强入睡,凌晨三点,又被噩梦惊醒。

夜阑人静时,她只能站在酒店阳台上,感受着城市的空荡荡。

陪伴她度过漫漫长夜的,是远处那块霓虹灯牌,刘玉翠清楚地记得,牌上写着几个字:章记茶餐厅。

它每隔五秒就会闪烁一次,闪到第700下,是凌晨四点;闪到第1400下,是凌晨五点;闪到第2000下,东方露出鱼肚白,她又开始工作了。

一连四天,她睡不着觉,工作时也焦虑非常。

出外景时,她甚至幻想自己是只鸵鸟,能就地刨个洞,把头埋进土里,然后消失在世界上。

无法排解郁闷时,她流着泪祈求上天:“天呐,不要让我疯了好不好。”

意识到自己状态不对,她开车找到心理医生,医生告诉她:“刘小姐,你这是抑郁症。”

刘玉翠拿着药离开医院,一路上止不住泪流。

回到家,她焦虑地踱步,暴躁地砸摔。

突然,有人从身后抱住了她,用温柔安抚了这场发泄。

0

他是一个很普通的人,长相不出众,职业是室内设计师,业余爱好是摄影。

对于女明星来说,他实在不是择偶的上乘之选。

但刘玉翠初次见他时,产品展示却心生自卑:“他那么有才华,怎么会看上我一个小小的演员呢?”

爱好广泛、特立独行、周到体贴......

她心中的完美恋人,莫过于此。

后来,她如愿以偿,跟他相恋,一切宛如梦境。

她经常难以置信地问他:“你喜欢我什么?”

“喜欢就是喜欢,没有为什么。”

问题幼稚又重复,他却不厌其烦回答了二十几年。

刘玉翠抑郁那段时间,男友经常在身边守着,她冲他发脾气,他从不生气,只有心疼。

正是因为有了他的包容,刘玉翠才勇敢地走出阴霾,彻底摆脱了抑郁。

后来,男友还写了一封信给她:“当你向我发脾气的时候,我了解你是身不由己。

我告诉自己,是你的精神又发烧了,就像感冒发烧一样,没有什么区别,是不受你控制的。

我相信你有能力把病消除,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,你终于恢复到当年的那个你了···”

主持人鲁豫平和地叙述着,一旁的刘玉翠早已泪流满面。

光阴流转,岁月蹉跎,爱人始终相伴相守,可是,为何换不来二人的良缘永结?

0

时间回到1966年,刘玉翠生于一个特别的家庭。

积蓄特别少,人口特别多。

父亲先与母亲生育了9个孩子,后来又带回来一个女人,以及8个小孩。

一家二十口人,全靠开出租车的父亲养着。

生活的压力,家庭的琐碎,令父亲变得暴躁易怒。

只要他稍有不满,就会对她的母亲拳脚相加。

争吵、啜泣、尖叫,充斥她整个童年。

父母的失败婚姻,给她的内心蒙上一层阴影。

有一天,男友将求婚戒指递到她眼前,深情款款,态度真诚。

面对此情此景,她不知道怎么去回应,答应了,担心重蹈父母覆辙,拒绝了,害怕他会离开自己。

最终,她还是用三个问题,中断了求婚进程——“我爸妈结婚了,但是他们幸福吗?”

“你是要限制我吗?”

“你真的爱我吗?”

当时刘玉翠已至不惑,却还是畏惧、抵触婚姻,这可能意味着,她永远都不会结婚了。

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,婚姻才是一段亲密关系的终点。

因此,她不敢奢望对方的理解,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。

没想到,男友包容了她的不安:“我理解,你可以先不戴上。可是,你可以把它收下吗?”

她点头,戒指被她妥帖安放,封存在丝绒圆方盒里。

等待爱意,再次将它开启。

0

有一天,她回到家,见桌上摆着一张请柬。

展开之后,是一对朋友的两张照片,左边是十几岁的他们,右边是五十几岁的他们。

四十个年头过去,夫妻俩一如既往,亲密依偎,见好友婚姻美满,刘玉翠湿了眼眶。

原来,并非所有婚姻都困于围城,原来,婚姻也可以这样历久弥新。

在这一刻,刘玉翠下了决心,要做他的妻子。

她制作了烛光晚餐,找出了那枚戒指,做足了情绪准备,静待他回家。

一见面,她却故作轻松起来:“帮我戴起来吧。”

可惜,她事先设想的剧情没有上演,男友拒绝了。

接着将三个问题奉还给她——

“你爸妈结婚了,但是幸福吗?”

“你是要限制我吗?”

“你真的爱我吗?”

刘玉翠脸颊泛红,羞得捂住了脸,男友拉下她的手,紧紧地握住,然后,坚定地看着她说:

“其实不一定要结婚的,我们两个在一起开心就够了,你不用勉强自己。”

他的细心体贴,令刘玉翠终于放下执念,不再去纠结要不要结婚,不再去羡慕婚姻的光阴纪念,不再去忧虑爱人有朝一日会离她而去。

07

与过往和解后,刘玉翠愈发自在随心。

2020年,她正式更名为刘乔方,以新的身份,开启新的人生。

她早早就搬来内地,在广州安了家。

空闲时,喜欢在网上分享生活日常,在街边跳舞。

用水彩作画。

为家人下厨。

处于半退休状态的她,偶尔也上上直播。

今年年初,刘玉翠携手建宁县委副书记,用“建宁公主”的影响力,向全国网友推荐“建宁”好物。

她助推建宁县产业发展的行为,被人民网点名表扬。

同时,她又拾起搁置已久的演艺事业。

2015年,在电影《可爱的你》中,她扮演一位母亲。

2017年,在热播剧《楚乔传》中,她饰演宋大娘。

2021年,在《新天龙八部》中,她饰演阿紫的母亲阮星竹。

都是配角,都是中年妇女,表演施展空间不大,媒体用“沦落”形容她的下沉,观众亦在叹息美人迟暮。

历经几次沉浮后,她不再理会纷扰的声音。而是坦然接受现状——

“这个年纪我在转型,不在乎角色和戏份,有发挥就满意了。”

曾经令她无法入睡的梦魇,如今已成为一笑泯然的过往。

当年那个目光如炬,穿着白绸衬衣,留着利落短发的天才少女。

从此抛却执念,守住初心,在影视的艺术殿堂里拾级而上,从此穿枝拂叶,步步生花。

点亮【赞】,让我们祝福刘乔方一直幸福,也祝每个人都能坦然面对生活!